王连长呢

文章来源:普宁文学网  |  2020-03-30

“王连长呢?!”一个高亢有力的声音,从山坡上那间作为临时指挥部的茅草屋里传出。

“报告团长,王连长他不在。”门外的警卫员跑进来报告。

“不在?”团长恼了,“老蒋的人正向我军逼近,这个节骨眼上他去哪了?快把他给老子找回来!”

警卫员没有动,欲言又止。

团长见状,急了:“咋了?难不成有啥子情况?”

警卫员吞吞吐吐的说:“王连长他……他……”

团长抓起帽子往桌子上一摔:“都啥时候了,有屁快放!”

原来,特务连的王连长最近与山后的一个寡妇好上了。这几日,他一有空就去找她,甚至夜不归宿。

听此,团长拍案而起:“狗日的!太他娘的不像话了!去,把他给我带回来!”

“是!”

团长攥紧拳头砸在了桌子上:“啪——”

不一会儿,警卫员回来报告:“团长,王连长他……他说……他不革命了,要留下在这过活……”

“啥?”团长惊叫一声,又问:“他当真这么说?”

警卫员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团长抓起驳壳枪便奔了出去,警卫员忙带人跟了上去。

来到寡妇家,团长一脚踹开门,见王连长与寡妇正在一起吃饭:俩人挨着坐,各端一碗米饭在吃,桌子上有俩菜,一盘是青椒蘑菇,一盘是炒鸡蛋。二人见此,忙放下碗站了起来。

团长瞟了寡妇一眼,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挺俊。又把王连长从头到脚打量一番,似乎不认识了,而后愤愤的骂道:“狗日的!你有出息了!革命十年了,你说不干就不干了?党栽培了你十年,你就这样报答?”

王连长努力使自己镇静,可是汗珠子还是从头上滚落下来,语无伦次起来:“团长,我……太苦,不是怕远……我、我受不了了,受不了天天提心吊胆,丧家之犬似的,共产主义事业还有啥指望。你看,咱从江西走的时候多少人,现在还剩多少人,我不想去送死,只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我……你……你就同意吧!”

团长给了王连长一巴掌,怒斥道:“堕落!你他娘的这叫堕落,是革命的大忌!你在这,你老娘咋办?咱不是早就说好了,革命胜利了,就回老家过太平日子吗?你这算啥?逃兵?叛变?半途而废?别忘了,你是党员,是红军战士,是特务连连长!现在,我命令你,跟我走!”

王连长努力的摇摇头。

团长怒而掏出枪顶着王连长的头,逼问:“你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王连长望着团长,放松了许多,淡淡地说:“你要么毙了我,要么叫我留下。陕甘那么远,一路上九死一生,希望你能走到那。”

团长怔了,万万没想到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红军连长竟会说出这话来,他真想一枪毙了他,可又不忍。毕竟,王连长参加革命十年来,无论是干地下工作,还是在战场上表现都不错。这次,他可能一时为眼前的安逸生活迷惑了,会有回头的时候的。他收了枪,仍以命令的口气吼道:

“走!”

王连长没吭声,扭头往里屋看。

团长似乎又想起来什么,指着寡妇问王连长:“你的事,她都知道吗?”

王连长点点头:“我与她之间还用藏着掖着吗?”

“混蛋!”团长又给了王连长一巴掌,转身奔了出去。

正在此时,几颗炮弹在附近落下炸开,敌人的叫嚣正由远及近传来:“消灭赤匪,一个不留!杀啊——”

警卫员劝说:“团长,情况危急,快撤吧!”

团长用手势制止了警卫员,扭头高喊:“狗子,你他娘的真的不干了?”

“老叔,我不想死,不干了,你多保重!将来太平了,我会回去看俺娘和你的,老叔,保重啊!”王连长从屋里出来,跪在地上向团长磕头。寡妇也出来跪下。

看着王连长和寡妇,团长持枪的手臂发抖了……呆怔了一会儿,他猛地从警卫员腰间夺下一颗手榴弹,拉了绳子,头往后一扭掷向了跪在地上的俩人,房屋“轰隆”一声被炸平了……

警卫员惊呆了:“团长,为啥非得这样啊?”

团长舒了一口气,声音颤抖了:“我军情报……狗子知道的太多,他贪生怕死,万一被敌人抓住叛变了,后果何堪啊!而她,也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我……只能如此了……”说着,两行泪水小溪一般夺眶而出,“大哥,老嫂子,兄弟我对不住了,没能带狗子回去……”

“那有几个赤匪,有一个看样子还像是个当官的,兄弟们抓活的!”敌人向团长他们逼来。

团长擦了一把泪抛下,举起驳壳枪怒吼:“同志们,为了共产主义事业,为了革命,为了胜利,杀呀——”

共 16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红军特务连连长,革命了十年的党员,贪图安逸的生活,不仅与寡妇好上了,还铁了心要离开部队留下来过日子。这种行径,与逃兵无异。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的确有不少意志不坚定的人,脱离了革命,有的甚至当了可耻的叛徒,给革命带来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小说中的狗子、特务连王连长,无疑是团长带出来参加革命的。在敌人已经攻上来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自己视为亲人的王连长叛变革命,团长一颗手榴弹扔到了他们下跪的地方。这个故事,虽说不大真实,也有些不大可能,而且有悖于我军的一贯作风,但给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推荐阅读,编辑:唐雄

1 楼 文友: 2016-11-0 02:41: 7 在敌人已经攻上来,王连长还没有叛变之前,团长就用手榴弹解决了他,在我军的历史上,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也许,现实中确有这样的事,但用文字表现出来,我所知道的,却是第一次。 喜欢游山玩水,有浓郁的故乡和军人情结。

回复1 楼 文友: 2016-11-0 14: 2:21 这是一位老红军讲述的一个真人真事,我据此改写成的一篇小说,在当时情况下,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更多的牺牲损失,也是迫不得已。

2 楼 文友: 2016-11-0 10:04:54 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昨天晚上看电视剧,起义的278团团长的弟弟背叛278团要把队伍拉回国民党军队。并杀害了副团长的妻子。为了兄弟感情,副团长给团长跪下,求他放了自己的弟弟。团长最后还是枪毙了自己的弟弟,然后泪流了出来。战争年代也许什么情况都有。我信!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楼 文友: 2016-11-0 14: 2: 9 这是一位老红军讲述的一个真人真事,我据此改写成的一篇小说,在当时情况下,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更多的牺牲损失,也是迫不得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4 楼 文友: 2016-11-0 14: 5:48 好像2010年10月的《人民文学》里的一篇描写红军长征的散文,也记述了一件相似的事,可见,在特殊的年月,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为奇,虽无奈却也合情理,毕竟他掌握了我党和红军的机密,一旦叛变,后果不堪设想。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5 楼 文友: 2016-11-0 16:40:16 这个完全有可能,特务连不亚于机要处,握有大量信息;战争那么残酷,牺牲一个不安全因素,为红军保全战斗力。痛也要开枪。

6 楼 文友: 2016-11-0 17:47:09 严酷的战争是对人性和人品的极端考验,坚守信仰、保持忠诚的是人中之杰,但泱泱几百万人的队伍,难免不出个把贪生怕死的人。

但是,作为小说,我以为还可以有更好的构思。譬如

团长要扔手榴弹之前,声音颤抖的对警卫员说: 我军情报 狗子知道的太多,他贪生怕死,万一被敌人抓住叛变了,后果何堪啊!而她,也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我 只能如此了 说着,两行泪水小溪一般夺眶而出, 大哥,老嫂子,兄弟我对不住了,没能带狗子回去

但是,手榴弹还没有拉响,敌人已经追了上来,包围了王连长和寡妇,要让他们投降。王连长提出他有一个条件,只要放寡妇一条生路,他就投降。

然而,敌人见寡妇年轻漂亮,几个人扑上去就要 。

此时,王连长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远处的团长和警卫员看到此情此情,眼泪夺眶而出。

这样写,似乎更能体现人性的深刻性,避免了本小说的非人性化倾向,也更有震撼力。

哈,一点浅见,供作者参考。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7 楼 文友: 2016-11-0 2 :1 :09 前几位文友说的有道理,文学,源于生活,还要高于生活,考虑到社会意义,我也觉得,情节更积极一些好。比如月楼的构思就好多了。柳州中医男科医院高血脂是什么妇科千金片治疗盆腔炎吗

云南生物谷药业产业文化
什么运动最能打通经络
左侧颈内动脉重度狭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