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在大钟山山上有我家乡的小溪

文章来源:普宁文学网  |  2020-11-10

说到家乡这个东西啊,很多人想到的就是回忆回忆,满满的回忆,各种好玩有趣的东西,当然了那个地方的给人的不仅仅是回忆更多的也是情怀啊,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都十分的好看,本文的作者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来看看他的家乡吧!

我的家乡是个小山村,村子的地形呈东高西低。村子东边的尽头直直地耸立着一座大山,名叫大钟山,它立在那里像一堵铜墙铁壁似的,庇护着整个村庄。从县城延绵而至的唯一一条乡村公路至大钟山脚下而止尽。

大钟山山上长满了阔叶林和毛竹,四季葱郁,是我们小时候上山砍柴的好去处。听父亲说,大钟山上原来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山上长的都是高大的阔叶树,猕猴在高大阔叶树的粗干横枝上攀援追逐,嬉笑打闹,豹子、野猪等野生动物也时常出没。但在“大跃进”的时候,为了大炼钢,几乎都把山上的树砍光了,等到我们到了能上山砍柴的年纪,是后来父亲他们
通过人工种植,才有所恢复的。

大钟山不仅是一座大山,也是一座森林宝藏,但更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村里的小溪源头就起于此。

雨季时,山上的阔叶树喝得饱饱的,喝剩下的雨水慢慢地渗入厚厚的土壤中,从山顶往下渗。最终渗到山底下的一个大溶洞里,大溶洞有个动听的名字,叫“龙龟洞”,龙龟洞有着美丽的传说,我们小时候经常跑进去玩。洞里面有一口年代久远的大钟,石壁上留有文人墨客留下的诗文。

一汩汩清冽的山水就从龙龟洞的石缝里蹦出来,汇集在一起流到洞口时就成了一渠水,顺着地势向下奔去,路上不断有山水加入,集聚在一个巨大石崖上,一片轰鸣声中飞泻而下。拐到了袅袅炊烟人家门口的时候,才成了小溪。



小溪头段的水先被引入一条专用的水渠。到了人家厝前厝后,就有半瓦片壮的毛竹从各人家厝里的厨房伸出来,溪水顺着半瓦片壮的毛竹欢快地流进各厝水缸,又被厝里的主妇一瓢瓢舀进灶台上的大铁锅,再缓缓地流进厝里人的喉管里。剩下的溪水流向水田,滋养着水稻和稻田里的泥鳅、青蛙。所以,家乡小溪的两岸边镶嵌着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水田。夏天,泥鳅在水沟里自在游动,青蛙在田埂洞里欢叫。秋天,稻子落黄,稻浪翻滚,金色起伏,蔚为壮观。

家乡的村子呈狭长形,整个村庄近200户人家,约1000多口人,村子的人家就沿着小溪蜿蜒走势而居。一栋栋木厝(房子)白墙灰瓦,一根根木柱子笔直树立,支撑着整座厝的重心,木门和墙壁木台度在平常里呈黄褐色,透着温馨家的味道。春节的时候,木门和墙壁木台度被勤劳的女主人洗的发白,焕然一新。

村庄的东端是村头,西端叫水尾,我家就住在水尾,是全村地势最低的地方。我家的厝坐北朝南,一出门便是公路,公路下是一片水田,走过一段田埂就到了小溪。

小溪两岸除了长一些乌桕树外,长最多的就是黄小竹子和芦苇。这种黄小竹子不高,一丛丛,一簇簇,密密匝匝,人都难以钻进去,根系又特别发达,可以扎进河床里,把竹根熬成药汤可以治疗乙肝。黄小竹子的叶子不是很绿,一年四季都营养不良的样子。它的叶子是天牛的美食,端午节后,我们总能在小黄竹子丛里逮到不少的天牛来玩。不仅天牛爱吃它的叶子,鱼和兔子也吃。在饲草青黄不接的季节,我们还把小黄竹子叶子摘去养鱼喂兔子。

我小时候的小溪水清澈见底,四季不断,不徐不疾,潺潺而流。小溪极少带来洪涝灾害,它的存在几乎就是为了造福。父亲说我们村子有这条小溪穿过,就像是个玉带缠腰的贵人,玉带里的圣水滋润着大家,村子是块福地,我们村民都是有福之人哦。说这话时,父亲的脸上神情充满了自豪。

小溪到我家门口已经相当大了,宽的地方约有3米,小溪水也相对的大而深。

夏天稻子收割后,我们常在小溪里野。我和小伙伴们把田里的稻草抱到小溪里,找几根木头在河床上打下桩,一层稻草一层砂石地垒,硬生生地筑起一道坝。把小溪水拦了起来,溪水慢慢地高起来。水还没有漫上坝,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脱光衣裤,赤条条地在小溪里打水仗,等到一米多深的时候,爬上岸,轮番“扑通、扑通”地往水里猛扎。猛子扎够了就开始凫水,一会儿仰起来,浮躺在溪水上,仰望着蓝天白云。一会儿潜倒水底,拖拖同伴的脚丫子。一会儿狗刨扑腾几下,大动作扑腾出的声响和溅起的水花,吓得躲在小黄竹子丛和芦苇丛里觅食的麻雀等小鸟四处乱飞。小溪的两岸不时飘散出我们无忧无虑的嬉闹声和欢笑声。

小溪成了我们免费的天然游泳池,让我们度过了清凉的一夏。我在这里从狗刨开始扑腾,逐步学会了踩水、蛙泳和自由泳。长大后,我用小溪里学的各种泳姿,游了祖国多地的江河湖海。

我们还在小溪里摸鱼捞虾,小溪里有不少的鲫鱼、鲤鱼、黄腾和小虾等,偶尔运气好的时候不能完美地去根据用户体验度去判断一个站的好坏,还能捞到草鱼,这草鱼多半是从人家的鱼塘里偷溜出来的。

捉鱼方法很简单,我们只要一个土箕就够了,土箕用毛竹做成,底面有很多条小小的缝隙,手一提,土箕离开水面,水就漏跑了。我们把鱼从土箕里捉出来,投进水桶里,继续捉。我们提着土箕,往水草茂密的溪岸走目前去,弯下腰身,一手压定土箕,重心落在右脚,左脚使力伸开,伸到水草底下,左脚丫子不停地探、赶,把躲在水草里的鱼、虾往土箕方向赶,如此反复,总有收获。一旦有鱼、虾被捉住了,我们很兴奋,鱼、虾很紧张,在土箕里拼命地扭动、蹦跶,做顽强的挣扎。最有意思的是捉黄腾(当地
称呼,学名不详),这种鱼不像鱼的黄腾,有点像小胡子鲢,它们喜欢一窝一窝地呆在黄竹根和乌桕树根底下,只要被我们捉住一条,我们就穷追不舍,往往一下就能捉住5、6条上来。



2000年后,静静流淌的小溪命运也发生了转折。有人在小溪的上游办了一家企业,污水直接流入小溪。从此,小溪的水一年四季污浊不堪,鱼虾全死。频繁进出的企业运输大货车还把乡亲们集资修建的水泥路面压得四开五裂。乡亲们的脸色沉重,不断地向有关部门反映,请求让这家企业尽快搬迁。我偶有回去探亲的时候,乡亲们也向我诉说了小溪遭受的不幸,年迈的父亲在一旁听着,无奈地摇头。经过大家的不断努力,小溪的境遇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不久,这家企业终于搬迁到工业园区里去了。几年后,小溪水才恢复了清澈。

最近这几年,政府有关部门拨了专款,把小溪两岸用钢筋混凝土浇
筑加固,算是对曾经受过虐待的小溪做补偿吧。可惜的是,溪两岸的乌桕树和黄小竹子再也不见了,只剩下新长的几丛芦苇孤零零地立在溪岸,不时地随风摇曳。

蜿蜒的小溪经过我家后,再浇灌了一段的水田后,与其他乡村的小溪汇在一起,继续一路向西流去,流到镇政府门前注入沙溪河,方向急转东去,一路东奔后汇入闽江,奔向省城,再流进台湾海峡,最后融入了太平洋的怀抱。

我的人生脚步和小溪一样,从村里出发,一路向西后又猛地拐向东去,不久在省城安家立业,我向东的脚步也就在省城戛然而止,成了省城700万茫茫人海中的一员。

大海有了家乡这样无数条小溪流入,永不枯竭,成就了浩瀚。像家乡这样无数条小溪有了浩瀚的大海,奔腾不歇,实现了远方。远离家乡的时间越久,我的思乡之情越浓,把思念家乡之愁带进了梦乡。梦里常梦见家乡的小溪,梦见家乡的小溪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框框条条的SEO规则带着我奔向遥远的地方。

六盘水好的白癜风医院
亳州白癜风治疗
莱芜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友情链接